子夜深红

14 Aug.

【超蝙】圣洁(完)

*《蝙蝠侠-神圣恐惧》背景,超人X神父蝙,有私设。感谢伟大的翻译、修嵌和校对君们,超棒的一篇

*本文原题应该是《Innocence》,象征清白无辜、圣洁无垢,但基友告诉He is still innocent.表示,他的菊花还没有被爆过,手动再见.jpg。我还是乖乖用中文吧……

 ————

艾玛我差点忘记LOF有小黑屋~~赶紧改,LOF放片段,全文见图:http://ww2.sinaimg.cn/mw690/5d294ec8gw1f6tojvg0nwj20c88rd1kx.jpg


圣洁

 

 

——这世界和他的贪欲都要过去,

    但那履行天主旨意的,却永远存在。

                  (若望壹书第二章第十七节)

 

 

 

布鲁斯推开门走进寂静的圣堂,后半夜的月光透过天顶的玫瑰花窗投落进来,在讲道台前折落成迷离的晕彩。

 

白天这里总是挤满前来聆听上帝意旨的求道者,而夜晚时却充满了沉默的安宁,布鲁斯摘下头罩,沿着中央的过道走向教堂深处。附着尖耳和斗篷的面罩看起来很像恶魔的翅膀,但对于布鲁斯而言,这和他白天身着的圣袍一样洁净。

 

他解开领口的暗扣,将头罩连着披风一起甩落,然后是带着利爪的手套,藏着各种道具的腰带,轻简的黑色长靴,他把它们全都丢在身后,只穿着贴身的那一层继续往前走。

 

卡尔·艾尔正在教堂的尽头等着他。

 

布鲁斯任他环过自己的后背,用一个拥抱迎接他的归来。凯夫拉纤维下的肌肤感受到男人胸口炽热的温度,足以阻隔利刃的织物却挡不住对方手指轻轻掠过带起的颤栗。

 

“我看见你受了点伤……”卡尔的手箍在布鲁斯腰间,阻止他将自己放倒的动作,男人的双唇贴在他的嘴边,隔着一个欲吻未吻的距离。

 

布鲁斯将这点距离和他的话一起吞了进去。

 

他用被夜风浸凉的双唇虏获对方,把渴望的温度纳入口中翻搅。卡尔的吻总是让他晕眩窒息,并不是因为对方不需要呼吸,而是因为他永远吻得专注。

 

布鲁斯仰着身抓住他的后背,让卡尔顺着他的力道将他轻柔地放在铺于地面的鲜红布料上。

 

“真的要?”蓝眼睛从上方望着他,卡尔用征询的语气问。

 

“是的。”布鲁斯简短的回答,在又一个亲吻落下来前望向他们上方的十字架。那个圣洁的符号矗立在那里,因视角的缘故形成一个倾倒的假象,但千百年来它坚不可摧,正如布鲁斯心中的信仰。

 

卡尔的手指划过他腰侧,小心翼翼地避过他腰上的伤口勾住裤腰边缘,布鲁斯曲起膝盖,方便对方将这弹性极佳的织物从他身上褪下。

 

卡尔的的动作很谨慎,足以让钢铁变形的手指在对待布鲁斯的黑色制服时永远充满耐心,但如果面对的是对方白天常穿在身的法衣却绝不会如此仁慈。对他而言,黑色的蝙蝠衣象征救赎,而身披圣袍的人们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只带给过他苦难。

 

布鲁斯耐心地等着卡尔将所剩无几的阻隔从他们之间除去,感受那具有力的身躯加之于身的重量。

 

穿着法衣的他属于上帝,身着制服的他归属于正义,但此刻的他只属于卡尔·艾尔。

 

 

 

布鲁斯第一次见到卡尔时,他已被索尔·俄德——某个隶属于政府教会的博士关在实验室里几十年。俄德在星室法庭地下的某层通道里关押着众多被他当做实验品的人,他们多数具有非凡的能力,或者是天生的,或者是偶然获得,而这些使他们沦为了教会的实验品,任人改造、解剖、肆无忌惮地配种。

 

布鲁斯被押进去时正对上卡尔悬吊在仪架上插满各种电线的赤裸躯体,那具躯体上并没有改造后的畸形,甚至比布鲁斯见过的任何身躯更为健壮完美,然而他的皮肤却泛着不正常的绿光,众多仪器的探针插入他的身体,从其僵止的肌肉下读取着数据——仿佛一个殉难的圣徒。

 

那一刻,布鲁斯感到一种深沉的悲哀,是眼见着希望被无情摧残的痛苦。

 

他凭借着这股悲愤击退了泥人马修,在俄德对他射击时用更快的速度躲开。结果那颗子弹射在了卡尔身上,被他皮肤弹开,最终击中了俄德的心脏。

 

后来布鲁斯曾问过卡尔,既然当他被那种绿色的辐射笼罩时并非坚不可摧,那些子弹又为何会被弹开。

 

卡尔说他不知道,只是在那个时候他混沌的意识感受到一个熟悉的灵魂,他知道自己必须帮助他,否则他们都将得不到救赎,也许正是这股意志激发了他所剩无几的潜力,让他得以在绝不可能的状态下展露出钢铁之躯。

 

而当时刚结束激战的布鲁斯还来不及考虑这点,他用最快的速度将这个毫无生气的绿人从架子上放下,把连着绿色针头插满他身体的电线一根根拔出,然后用尽最大的努力扛着他离开了实验室。

 

卡尔·艾尔在布鲁斯的看护下躺了一天一夜才苏醒,又用了三天才能自如说话,当他能够开口时,第一句话就是:“我叫卡尔·艾尔,但克拉克这个名字我也很喜欢。”

 

克拉克是布鲁斯在卡尔苏醒后给他起的暂用名,用来称呼无法开口说出自己姓名的卡尔,布鲁斯很高兴对方能接受。

 

“你感觉怎样?”布鲁斯问他。

 

“比在实验室里好多了。”克拉克艰难地将脸转向他,“方便的话,能让我晒晒太阳吗?”

 

考虑到教会的搜捕,布鲁斯将克拉克藏在大宅地下的秘密基地里,但在对方要求后,布鲁斯立刻将他移入某间向阳的房间,那里有一天最长时间的日照。

 

在阳光的抚慰下,克拉克皮肤里的绿色慢慢消退,实验在他身上留下的伤痕渐渐消弭,没有那些绿色荧光的妨碍,他蓝色的眼睛显得如此明亮,线条刚毅的脸呈现出苍白的本色,但其上的神采却让他充满了吸引力。

 

“谢谢你,布鲁斯。”半天后克拉克坐起身来,用不再沙哑的声音温和地念出了他的名字。

 

 

 

“那个时候,你看起来比我自己还高兴。”卡尔亲吻着布鲁斯的锁骨,手指停留在对方胸口,揉弄他胸前敏感的两点。

 

“是啊……”布鲁斯侧着头,任对方毛茸茸的卷发不时掠过下颚,他的话语间带着轻微的喘息,“那时我在想:感谢上帝,我还以为他可能再也站不起来了。”

 

“上帝。”卡尔呢喃了一句,没有附和,“不,布鲁斯,我只感谢你。”

 

他一路向下,吻过身下人的胸腹,布鲁斯在他的舌尖抵上腰间伤口时发出轻微的嘶声。子弹掠过留下的擦伤带着些许火药味,和血的味道一起弥漫在舌尖,卡尔顺着那道狭长的伤口轻轻舔舐,在那上面覆上一道晶莹的水光。

 

“我知道你不信神。”布鲁斯说。


卡尔见过好几个口中念颂着上帝的人,他们只会将他暴露在绿色的光下,让痛苦淋遍他全身,上帝这个词在他耳中听来与恶魔并无差异。

 

然而他遇到了布鲁斯,这个会在白天将上帝的话语传达给民众,而夜晚却身披黑衣挥舞正义铁锤的人。卡尔并不热爱上帝,但他爱这位上帝的代言人。

 

…………

…………(下文省略)

—END—


评论(8)
热度(94)
好了我自己来——“我根本不是个司机!”“砰——!”

© 子夜深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