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深红

01 Sep.

(枪弓)《光阴边界》第一章 赤野暗袭

首先放上此文早已选定的文案歌曲:Nightwish的《Nemo》(《无名者》)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bi5ycPvXXoI/



第一章  赤野暗袭


一头蓝发的男子坐在巨大的赤桐树下,笔直的长腿曲起,手臂随意搭上,以正常标准来说未免太长的深红色长枪被他斜斜地揽置在怀里。


从头顶笼罩下的是赤桐树的树冠投落的巨大阴影,不过和周围比起来,也并不见得暗上多少,毕竟对于周遭的黑暗来说,是否多一重影子并不重要。


库丘林其实并不讨厌夜晚,在星月下围坐于火堆旁痛饮美酒,和在光影斑驳的树枝间打盹一样,都是他相当热衷的事。但像这样漆黑一片的日子则另当别论,阳光被黑影遮蔽,星月还远未到升起的时候,除了偶尔几处火光外,整个赤枝之林和外边的世界一样,都被混沌的黑暗笼罩,这让他感到厌烦。


和终日阴暗的地底世界不同,地表上有日夜晨昏、阴晴雨雪,偶尔也有像这样分明应为白日,却无任何光亮的奇异天象。


银月城的法师在数天前就占演出了这个日子,这也是库丘林和他的赤枝骑士团(Red Branch)之所以临时结束旅程,回到赤枝森林——他们阔别已久的故乡的原因。


在地表生物的概念里,黑暗代表着绝大多数的未知和恐惧,即使对于掌握着诸多魔法知识的精灵族也是一样。更何况赤枝森林处境特殊——在其林外不远处,有着连接地表和隐蔽的幽暗地域入口,所以远较常夜更为漫长的黑暗对其而言尤为危险。


话虽如此,谁也没有料到突变到来得如此之快。


“轰——!”


剧烈的鸣响,森林在这轰鸣中震颤,在赤桐木绯色的叶片为之飒飒时,库丘林猛地睁开了眼。


爆炸自森林东侧传来,那正是幽暗地域入口所在。深重的幽暗里,习惯于光明下审视一切的双眼无法穿透重重树影的阻挡,然而血和火的气息却和远处闪光的碎影一样显眼。


一把握起怀中的魔枪,库丘林弹身而起,下一刻,赤桐树下已没有了那蓝色的身影。


*             *             *             *             *             *            


握处还残留着热度的魔枪于敌人的尸体上微微震颤,在Emiya的夜之视觉中,这温度比之其朱红色的本身还要显眼。


被这样毫不留情的一枪震慑,几步之差下逃过一劫的黑暗精灵连同他们身下的坐骑,似乎都凝固在了原地。


Emiya立刻后退脱离被包围的局势,然后才回头试图探寻长枪的主人。


被爆炸和激战点燃的空气在这一瞬间似乎化作了粘滞沉重的液体,缠绕压迫着每一寸肌肤,在场的黑暗精灵——包括Emiya本身都同时感受到了仿佛冰水灌入脊椎的凉意,卓尔族好战的本性为此兴奋而战栗。


在夜视者所见橙红相间的热影像中,黑暗里那个深蓝的足以融入夜幕的身影比火把还要显眼,然而较之更夺目的,却是那双如猎食的猛兽般盯视着此处,正一点点靠近的双眼,那是分明和黑暗精灵有着相同的色彩,却狂傲又自由、足以让死亡和邪气颤然退却的眼睛。


这是个地表精灵,有与黑暗精灵截然相反的白皙皮肤和奇异的蓝发,同所有精灵族一样拥有并不魁梧的身躯,但男子身体的每一处都充满了力量,如同野兽一般,在平静的表面蕴藏着自然原初的强劲和野性——他是一名战士。


库丘林自幽暗的黑影中走了出来,从森林深处赶到此处不过花费片刻,然而这边的情况却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复杂。纠缠着互相砍杀的双方无一例外全都是彻头彻尾的黑暗精灵样貌,一边是十五人以上装备精良的小队,而另一边只有红衣的男子一人。比起料想中的偷袭,这更像是一场同族间的围杀。


但这些都不重要,对于赤枝森林和它的居民来说,黑暗精灵是不速之客,是邪恶的侵略者,对待他们唯一要做的只有驱逐消灭。


库丘林向着穿刺了两名卓尔精灵的魔枪走去,与Emiya擦身而过的时候,男子赤色的双眼瞥了这位立场不明的黑暗精灵一眼。正当Emiya因对方如此的举动戒备起来时,库丘林的眼光却转开了,这名地表精灵像是没有看到身边的黑暗子民一般,继续往前走去,好似对不远处众多黑漆漆的不速之客感到不爽似地皱眉,又似乎对接下来的一切充满期待般扬起了嘴角。


握上赤红色的枪身,库丘林将它自尸体上拔起,用力甩去沾上的血迹,沉重的魔枪立刻划出一阵破风声。


“喂喂——怎么?你们从这下面上来,不会就是为了来赤枝看风景的吧?”用充满了压迫感的声音说着,蓝发男子用枪尖比了比地面,“不过来的话,老子就要过去了!”


随着声音落下,飞驰而起的身影瞬间化作深蓝色的风暴。


像是原本冻结一切的魔法被破除,时间和空气恢复了流动,随即以飞快的速度运转起来。


只一瞬,蓝色的身影已刺向敌人的队伍,位于队首的卓尔族举剑相迎,然而有什么样的武器可以阻止席卷而过的狂岚呢?蓝色的身影比疾风更快,敌人的剑戟只能触及他的影子,长达两公尺的魔枪凶猛地突刺,破除一切障碍,视盾甲为无物,直到品尝到入侵者胸口腥咸的血液。


如同被卷入了深海的漩涡,被对方的节奏驱赶,被迫与库丘林交手的卓尔族战士陷入了瞬间的无措。这个持有凶悍武器的对手简直与精灵的优雅温和截然相反,充满了攻击性的战意,他的每一击都精准迅猛,靠近他的人被沉重的枪身横扫出去,试图拉开距离的则成为枪下亡魂。


无法以剑相抗,无法以盾抵挡,一旦失去了优势就会被动败退,一旦畏缩迟疑就会被贯穿粉碎。如果说还有什么能打破混乱的局面,将一切重新梳理,使黑暗精灵重掌主动,就只可能是某位远在战圈之外的人的——魔法。


砂砾和草皮在脚下细微振颤,库丘林敏锐地感觉到空气中开始漾起微妙地波动,这是魔法元素汇集的信号,有人正在低声念诵冗长的咒文,这将会是一个非常强大的法术。


不再试图收割敌手的性命,红色的魔枪挥舞出巨大的圆弧,在周身清出短暂的真空,库丘林的身影向前挺进,试图找出暗处的法师。然而双方都明白,这次的攻击是一切的关键,被迫散开的卓尔战士立刻化成阻挠的荆棘,不断从两旁纠缠住蓝色风暴的奔驰。


深红的长枪撕裂了空气,即使黑影缠身,库丘林的步子仍一刻未停地向着前方疾冲,甩开又一个纠缠上来的敌人,蓝发男子终于为自己打开了道路,穿着术士袍,脸部深埋在兜帽阴影中的卓尔法师就在眼前不远处。


然而迟了,随着法师加速的咏唱声已近末尾,周围的魔法元素已然凝聚到了极点,富含攻击力的因子似乎在空气中噼啪作响。库丘林预见到了结果,不等自己加速刺穿这名法师的心脏,对方咒语的终言就会先一步脱口而出。他有自信不会因这个术法丧失战力,但在敌群中,受伤将是非常不利的发展。


不羁的弧度自年轻的精灵战士唇边消隐了,认真凝重的表情出现在他的脸上,将所有注意力凝结于一点,库丘林的枪化为了必杀的冲刺——当魔力的漩涡被枪尖撕开,他将因在魔法的洪流中奔走而承受伤害,但随后,必将夺下对方的性命。


然而,咏唱声突然停止了,像被无形之手扼住了喉咙,卓尔法师不停念念有词的双唇突然僵硬成了两片冰石,他似乎不敢相信地低下头看向自己的胸口,那里一支暗银色的箭矢深深没入其中,一小蓬血花正溅射出来。


他想起来了,被蓝色风暴打乱的他们,竟然忘记了此处还有另一个危险的存在。不远处,红色身影纹丝未动,这个之前在围攻中差点身陷险境的无名之人居然没有趁乱逃走,而是重新张开黑色的长弓,借着库丘林打开的通路,在最关键的时刻把箭枝送入了同族的心脏。


深红的枪尖紧随而至,在流血的胸口处捅出更深的伤口,兜帽下法师的脸变换出复杂的表情,最终痉挛着倒在库丘林脚下。


将赤枪拔出的库丘林回头以莫测的眼神看向孤独一人的红色身影,Emiya坦然迎视,这一刻,任何无意义的举动只会引起敌意,Emiya只希望对面的战士不要在这时失去判断力,被对黑暗精灵的仇恨冲昏头脑,丢失对两人来说都来之不易的优势。


没有让他失望,对方很快将他丢在了脑后,舞动的长枪再次向着周围的敌人刺去,Emiya松了一口气,感到某种微弱的被认可的满足,虽然他知道这种接近容忍的认可恐怕不会持续太久——所有地表精灵都厌恶而憎恨着卓尔族,绝不可能放任他在眼皮底下晃悠,哪怕他其实并无恶意。


但是此时不是纠结这些的好时机,看着蓝色的身影于敌阵中穿梭,Emiya的弓弦上又一次凝起了魔法的亮光。


黑暗精灵的队伍慌乱起来,他们在与这两人先后的交战中已死伤过半,连唯一能够出其不意的法师也已倒下,如今他们其中一人正在队伍里横冲直撞,另一人的箭矢随时会刺入自己的心脏,剩余不过十来人的队伍真的能在之后的战斗中占到上风吗?


而答案很快就出来了,从Emiya示警开始,一直都只有十几人的空地上终于喧闹起来,更多精灵从赤色的森林中赶来,他们大多是库丘林的同伴,身为赤枝团的成员每一位都是强大的精灵战士,只是速度上还远不及他们的团长,这才来迟几步。暗黑精灵们红色的眼中开始涌出恐惧。


“哈!小子们,你们也太慢了!”扫开一个被恐惧冻住了手脚的卓尔族,库丘林头也不回会地对着赶来的同伴喊道,声音中充满了浓郁的战意和灭敌的痛快,“现在,给我好好让这群见不得光的家伙们见识一下赤枝团的厉害。”


精灵群中传来了阵阵响应的吼声,这群年轻的战士个个都曾追随在库丘林身后出生入死,从他们身上,感觉不到一丝对敌人的恐惧和印象中的柔弱,在战意盎然的呼喊声中, 精灵战士们挥舞起手中的武器,纷纷加入了战斗。


形势顷刻便一面倒了,一个又一个黑暗精灵被击倒,没有必要手下留情,对卓尔族讲究同情,只会换来日后更强力的反噬,所有人都深刻明白这个道理,箭矢和魔法被毫不留情地掷射过去,这场延续了许久的战斗,开始急速向终点奔去。


对于魔索布莱城的居民来说,这次的地表远征无疑失败之极。发动奇袭的卓尔精灵们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秘密行动的队伍为何会接连遭遇打击,先是近年来于魔索布莱城中暗暗流传的被称为卓尔杀手的“Archer”,然后是超出常理,比印象中柔弱的地表“妖精”强悍太多的精灵族战士,无论何者,都向他们宣告了行动的彻底溃败,而所有参与这场征伐的黑暗精灵用自己的性命来证明了这一点。


当最后一个黑暗精灵倒在Emiya的箭枝之下时,库丘林看了眼这具离自己的枪尖仅仅几米的尸体,非常郁闷似得抓了抓一头蓝发。


“抢夺他人的猎物之前要问过猎场的主人才行啊!”颇有些气恼地说着,库丘林的语调依旧轻佻,然而他紧紧瞪视向面前黑暗精灵的双眼没有丝毫温和,在他身后不知何时已解决完所有敌人、正聚集起来的众精灵间也毫无轻松的气氛。


“前提是猎场主有严加看管,没有放入不该进入的猛兽才行。”Emiya的声音低低地响起,异常平静地还予一击。


“说猛兽不如说是恶兽吧!”皱着眉对Emiya的话嗤之以鼻,库丘林的魔枪在地上戳出一声闷响,“先说清楚,老子可从没打算要一个黑暗精灵做‘盟友’。不要会错意了!不过是因为和你比起来,他们的危害更大而已。”说着像是“你太弱了,放到最后解决也不迟”这样气人的话,库丘林周身却开始散发出比厌烦更危险的气息。


先消灭你,还是先消灭他们,不过是顺序问题。


听出对方未说出口的话语,即使早有准备,对这样强烈的敌意,Emiya仍然感到深深的疲惫。这就是黑暗精灵与地表生物的关系缩影了,永远是厌恶,永远是驱逐,永远是无论何处都没有安身之所的孤独。然而即使永远独行,即使不被理解,即使所有他怀着善意地、倾注了帮助和拯救之心的生命都对他除之而后快,也无法再让他回到那个黑暗的地底,与阴谋和杀戮为伍,这,大概是孑然一身的自己唯一的骄傲。


挺直身躯,一身伤痕的黑暗精灵对着他曾经短暂的“战友”昂起头:“如果你已经连恶兽和猎手都区分不出,那么也不过是只会胡乱狩猎的平庸猎人罢了!”


没有预想而来的愤怒,库丘林突然大笑起来,他的战意已被完全挑起,甚至盖过了对黑暗精灵本身的仇恨。


“有意思!没想到这话会从一个黑暗精灵嘴里说出来。”不知是嘲笑还是认同,库丘林挥动长枪,舞出一道赤艳的枪花,“那就让你试着证明好了,拿好你腰上的剑,看看你猎人的身手,能不能挡住这‘平庸的一枪’!”


“……”手中的黑白双刃传来冰凉的温度,就和眼前无形的杀气一样能将人冻伤,Emiya看着眼前的男子微微压低了身子,斜提起赤色魔枪,然后令他惊异万分的,突然摆出了一个他熟悉的姿势。


诡异地指向地面的枪尖闪起幽红的魔光,随着对方毫无顾忌喊出的咒文释放出汹涌的杀气。


“Gae——Bolg!”


—TBC—

——————

附上Nemo的歌词和翻译,无论歌名还是歌词,可说是某人与某人相遇前,所经历的一切的缩影:


《Nemo》(无名者)

BY:Nightwish

This is me for forever 这是永恒的我

One of the lost ones 一个来自迷失人群的人

The one without a name 一个没有名字的人

Without an honest heart as compass 一个没有象罗盘指示般真诚的心灵


This is me for forever 这是永恒的我

One without a name 一个没有名字的人

These lines the last endeavor 用尽最后的努力

To find the missing lifeline 去寻找丢失生命线


Oh how I wish 多么期待

For soothing rain 一场慰藉的暴雨

All I wish 我所想做的

is to dream again 是再次追逐梦想

My loving heart 我狂热的心

Lost in the dark 丢失在黑暗中

For hope I'd give my everything 为了希望我愿意付出所有


My flower Withered between 曾经夹在书本的花朵

The pages two and three 在页码中逐渐干枯

The once and forever 永远永远,

bloom gone with my sins 和我的罪恶一起被吹散


Walk the dark path 走在黑暗的道路

Sleep with angels 我与天使同眠

Call the past for help 寻求过往能伸出援手

Touch me with your love 用你的爱触摸我

And reveal to me my true name 然后默示我的真名


Oh how I wish 多么期待

For soothing rain 一场慰藉的暴雨

All I wish 我多么希望

is to dream again 再次追逐梦想

My loving heart 我狂热的心

Lost in the dark 丢失在黑暗中

For hope I'd give my everything 为了希望我愿意付出所有


Oh how I wis h 多么期待

For soothing rain 一场慰藉的暴雨

All how I wish 我多么希望

is to dream again 再次追逐梦想

Once and for all 曾经或是永远

And all for once 一切的过往

Nemo my name for evermore “无名者”将会永远是我的名字


Nemo sailing home 扬帆回家吧,无名者

Nemo letting go 上路吧,无名者


Oh how I wish 多么期待

For soothing rain 一场慰藉的暴雨

All I wish 我多么希望

is to dream again 再次追逐梦想

My loving heart 我狂热的心

Lost in the dark 丢失在黑暗中

For hope I'd give my everything 为了希望我愿意付出所有


Oh how I wish 多么期待

For soothing rain 一场慰藉的暴雨

All how I wish 我多么希望

is to dream again 再次追逐梦想

Once and for all 曾经或是永远

And all for once 一切的过往

Nemo my name for evermore “无名者”将会永远是我的名字

(END)



评论
热度(13)
好了我自己来——“我根本不是个司机!”“砰——!”

© 子夜深红 | Powered by LOFTER